取消
首页  »  吴施乐  »  吴施乐

吴施乐

吴施乐

《吴施乐》内容简介
爱上已婚女人让我众叛亲离图文无关初恋,深入骨髓和蓝蓝在一起两年了,我开心过,感动过,疯狂过,动摇过……现在,只有后悔了。我家在北京,18岁刚上大学那年,十一黄金周,和几个朋友来郑州旅游。第一晚,我们在金水路上一家西餐厅吃饭,朋友鼓动我跟邻桌两个素不相识的女孩打招呼。女孩挺热情,聊了几句,热心地要为我们当导游。其中叫蓝蓝的女孩,二十刚出头的样子,身穿休闲运动衣,一笑,嘴角边就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,靓丽、活泼,特迷人。我认真记下了她的手机号。回到住处,看着手机上蓝蓝的名字,我犹豫了几秒钟,发了条短信:认识你很高兴。她信息回得很快,俩字:一样。在郑州整整7天,我每天都和蓝蓝通电话、见面,和她在一起,无论做什么都快乐。假期结束,我恋恋不舍地回了北京。但只过了半个月,我又来到郑州,因为,我已经离不开蓝蓝了!在北京,我每时每刻都在想她,梦里全是她的影子,醒来就忍不住要给她打电话,只为听听她的声音。(回忆这段原本甜蜜的日子,辰彬的两眼却空洞洞的,脸上没有一丝笑容。)这次,我逃学了,没向学校请假,还对父母撒谎说去朋友家玩两天。两个月后,我爸接到学校勒令我退学的电话,十分震惊,赶到郑州把我“押送”回去。我被父母关了整整两个月“禁闭”,手机、信用卡都被收走了。他们说,不反对我谈恋爱,但不能因此影响了学业。后来父母放松了看管,我瞅了个机会,拨通了那个烂熟于心的手机号。蓝蓝开心地大嚷,要来北京看我。她一下火车,直奔我家。我们一家三口陪蓝蓝到附近的饭店吃饭,我妈问她多大了,她回答“26岁”。我妈惊讶地扭头看我,其实吃惊的还有我——我一直以为她不过二十出头呢!她在我家住了两天,我妈给她买了回郑州的火车票。她走后,我妈苦口婆心地劝我:蓝蓝家不在北京,又比我大8岁,我俩不合适……虽然得知蓝蓝大我8岁时,我挺震惊的,但我还是爱她,这爱,已经深入骨髓。为她,众叛亲离在父母努力下,大学校长同意我复学了。但,我又“投奔”爱去了。蓝蓝走后两周,我偷拿了我爸抽屉里4000多元钱,再次跑到郑州。我和蓝蓝在陈砦租了间房子,同居了。几天后,我爸愤怒地追了过来。可无论他怎么说,我就是不跟他回北京,他气得要和我断绝关系:“没你这么个不肖之子!”已被爱情迷得晕头转向的我,也撂下狠话:这辈子我都不再回家!寒风中,我爸一个人走了,板着脸。我知道,我伤透了他的心。几个月后,70多岁的爷爷、奶奶也来了,劝我回家。被逼得不知所措,我跑上六楼楼顶。以为我要自杀,心疼我的爷爷奶奶吓坏了,最终,奶奶抹着泪,拉着爷爷伤心离去。(辰彬的声音越来越低,年轻的面孔上写满痛苦、内疚。他低下头,沉默了很久。)朋友们一提我和蓝蓝的事儿,就直摇头,“不值,你们之间没未来!”“你不是个男人,为这么个女人付出那么多,傻!”甚至蓝蓝的朋友也劝我和她分手,说我们不合适。我哪听得进啊?就算有些动摇,可蓝蓝一句“在一起快乐就够了”,就把别人所有的努力推翻了。她没工作,我就“养家”呗,在郑州找份职员的活儿,每月1000多元收入。老妈心疼我,每月还寄来3000元钱,日子过得也不错。和蓝蓝在一起,我快乐得抛掉了身边的一切!我从不在意今天是几月几日星期几,脑子里只有她;北京的电话,一概不接,因为我清楚都是动员我和她分手的;我也从不往北京打电话,只是偶尔发条短信,报个平安。痴情,遭遇欺骗一年多来,我众叛亲离,只为能和蓝蓝在一起。没想到,她的爱,竟是欺骗。今年5月的一天,蓝蓝出门忘了带包,手机响个不停。第7次响时,我替她接了,一个男人的声音,自称是“蓝蓝老公”!当时我就蒙了。对方搞清了我的身份,并不意外:他早就怀疑蓝蓝在外面有其他男人。他告诉我,他们有个两岁的孩子。我越听头越大!一小时前还陪我吃饭的女友,转眼就成了别人的老婆?我不敢也不愿相信。我希望蓝蓝告诉我,这都是假的!可没想到,面对我的询问,她竟只有淡淡一句:“你早就该知道了。”现在仔细回想,她一直都存在许多可疑之处,只是我被爱情遮住了眼。我俩虽然一起租房住,她也没工作,但往往三五天才见一面。她解释,父母不让她乱出去,我就信了。我一提出请她父母吃顿饭,她就推辞:“没必要,你年龄还小,过段时间再说吧。”我也信了。我俩见面,多在我手头宽裕时:我发工资,或母亲汇款了。每个月四五千元基本都花在她身上,约会地点不是大商场就是首饰店,她买条项链3000多元、一双鞋子1000多元,衣服、香水也全是名牌。但平时约她,她就总说没时间。这些天,我越想越难过,自己都觉得对不住自己!今年我本该上大三了,还是很棒的信息专业,可为了她,都放弃了。前几天,我给我爸打了电话,向他承认:我错了。他原谅了我:“现在想通还不晚!再过十年,你这个人就毁了!想回来就回来吧,家永远是家,你永远是我们的儿子!”电话那端,我爸哭了,我也哭了。以前,我爸可从没哭过啊,他是那么坚强的一个人!(辰彬双手紧紧攥着面前的水杯,嘴里喃喃着,仔细听来,原来是一连串的“我错了……”)我已经1个多月没和蓝蓝联系了,有时睡觉前还是会想她,还会忍不住给她拨个电话,哪怕铃声一响就挂,我才睡得着。但我决不做别人婚姻的第三者,一定要离开。我会努力忘记她,为了父母、亲友,也为了自己。